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百花盛放·续同人】05作者吾系无影无踪

【百花盛放·续同人】05作者吾系无影无踪

字数:6373


              第五章莲花怒放

  「好!那就让我先来领教!」纪豪天老爷子首先上前,说:「我一个老头子了,输了也没什么关系,就先给这些小辈当个炮灰吧哈哈。」

  「纪老爷子豪爽过人,清涟佩服。」何清涟行了个礼,便与纪豪天交上了手。
  纪豪天年已六旬,却依然身强力壮,一把长刀在手,闯荡江湖数十年,采花无数,在遇到梅吟雪之前从未失手。这几年,他的内力也有进境,也是内外皆修的高手了。只见他的长刀在何清涟周身飞舞如风,哪有一点老迈之态?

  白玉芙蓉何清涟刚才还是一副满面含羞的小女人模样,此刻一进入战斗,却立即变的冷静专注,见招拆招,纪豪天泼风一般的刀法竟近不了她的身,斗到二十余招,何清涟闪电般挑出一剑,纪豪天来不及应变,长刀一下被挑飞,已然败了。

  在场的众人一下变的默不作声。纪豪天的武功虽然在他们中不算最高,但是从何清涟游刃有余击败纪老爷子的表现看,他们上去挑战也别想赢。

  还是山大王王烈比较急,扛着开山大刀便上了场。他寻思着,比剑法的精妙,这里的男人没一个及的上何清涟,只有用一力降十会,用自己的一身巨力压倒她的招数。

  但是一交手,王烈方知自己想的大错特错。何清涟早已看出他的武功特点,并不硬接,使出游身轻功,绕着王烈一路飞旋,王烈身形庞大,转动起来稍慢,连何清涟的衣角都碰不到。若是何清涟真的要下杀手,王烈连十几招都撑不到,不过现在何清涟并未用剑去刺王烈的要害,只是用左掌拍中王烈好几次。

  「停停停!我认输了。」王烈无奈摇头,「女侠你就算不杀我,再过一会儿我也要晕死过去了。」

  王烈也输的这么干脆,其他人更不做声了。

  何清涟笑了笑说:「这么快便都放弃了吗?清涟的身子,可是越来越热了呢。」莲花仙子也不用什么挑逗手段,光是这么笑一笑,就可以让男人们销魂。

  这时,杜星和杜远两兄弟走了出来,说:「何女侠,我们兄弟也想挑战。可是,我们两人是双胞胎,从小练的便是二人合击的武功,对付一人是两人齐上,对付十人、百人也是两人齐上,不知女侠可否让我们两人一起讨教呢?」

  其他人暗暗心想,这兄弟俩真是狡猾,竟然想以多欺少。

  但何清涟却不以为意,笑笑说:「那就请杜家兄弟赐教吧。」

  杜氏兄弟大喜,二人分左右扑上,四只手配合默契,混无破绽,如雨点般攻到。

  何清涟连连躲闪,赞叹道:「不愧是双胞胎兄弟,配合如此精妙,简直不像四只手,倒像八只手一般!」

  杜氏兄弟笑道:「哈哈,那是当然,所以百花谷的女侠们个个被我们兄弟玩的欲仙欲死。何女侠还是快快就范,来尝尝我们兄弟的妙手联击吧!」

  何清涟冷冷一笑,长剑一荡,如暴风骤雨般反击起来。杜氏兄弟这才晓的厉害,何清涟一出手如同有十几把剑在舞动,竟是一人把他们兄弟俩同时压制住了,逼的他们节节后退。

  杜氏兄弟见势不妙,快速对视了一眼,同时变招。

  何清涟稍稍奇怪,双胞胎兄弟这回不再快速猛攻,手上招式变的十分怪异,不像拳也不像掌。何清涟仔细观察时,忽然杜星欺近,她立即一剑反击,谁知杜星并不是要攻击她的身体,而是伸手一勾,呲的一下从她手臂上撕下一条布来。
  何清涟正在诧异,杜远从另一侧窜到,趁其不备,也伸手一抓,把何清涟腰间的衣服撕下一片,顿时何女侠的雪白纤腰已经半隐半现。周围的淫贼一起鼓掌叫好。

  何清涟的脸刷的就红了。她明白过来,杜氏兄弟这套武功,根本不是要击中她,只是用来一点点撕人衣服的,怪不的招式这么古怪。

  「这、这是什么邪门武功?」

  杜氏兄弟大笑道:「这是我们家传的独门绝技:撕衣十八手,十八招之后,保证女侠你全身的衣服撕光光。」

  何清涟又羞又气,又不能对他们下杀手,不小心又被他们撕去大腿、背上两片布料,露出白花花的美肉。

  「看招!」当杜氏兄弟再次一起扑到,何清涟娇喝一声,飞起两脚,把两人一起踢飞。这一下却是踢的重了,杜氏兄弟唉哟唉哟倒在地上直哼哼,众淫贼一片惋惜,而百花谷的众女们却为何清涟拍手叫好。

  忽然,何清涟感觉脚上一凉,低头看去,才发现杜氏兄弟被踢中的时候,竟然还拼命把她的一双鞋子给脱走了。幸亏何清涟不是要取他们性命,否则他们真是要色不要命了。

  不过,杜氏兄弟毕竟是败了,一时半会儿还爬不起来。场上会武功的淫贼,只剩下马刚、伏胜、性玉和阴阳师了。

  马刚和伏胜稍稍商量了一下,一起走上来说:「何女侠武功不凡,我们兄弟是甘拜下风的。不过,我们俩配合还不如那双胞胎,何女侠既然同意他们联手,那我们两个也想一起和女侠切磋,想来女侠不会介意吧?」

  这时,白妃樱和梅吟雪急了。何清涟虽然连胜,但是毕竟已经比试了四场了,这些淫贼是想用车轮战将她活活累倒,然后肆意凌辱。

  「何姐姐,你已经比了多场,要不要休息一下?」白妃樱关切的问。

  何清涟轻轻抹去额头上沁出的汗珠,朝她微微笑道:「无妨,姐姐挺的住。」
  然后扭头对马刚、伏胜说:「你们俩也一起来吧。」

  伏胜使的是剑法,走的也是阴损一路,何清涟不得不小心提防。而马刚使的则是一条长鞭,他不靠近何清涟,而是站在远处,让伏胜和何清涟缠斗,他用长鞭不断从死角偷袭。这两人的配合又与杜氏兄弟不同,何清涟一边要对付伏胜的阴招,一边要防备远处马刚的偷袭,一时半会儿取胜不得。

  「啪」的一声,何清涟移动稍慢,马刚的鞭梢将她的裙子撕开一个口子。这马刚的鞭术也已经出神入化,只削人衣服,半点不会碰到皮肤。何清涟惊叫一声,下意识伸手去捂,伏胜眼疾手快,立即一剑削掉了何清涟肩膀上的衣服,顿时何女侠胸前便露出一大片,连半个乳峰也露了出来。幸好她的胸部够挺,否则这么一来,只怕乳峰还挂不住衣服呢。

  正当马刚和伏胜为得手高兴的时候,何清涟突然弃剑!她闪电般冲近伏胜,一肘将他撞飞,同时另一手甩出剑,直击马刚,马刚吓的连忙低头,他的长鞭已是被削断了。

  正在这时,忽然空中响起一声「阿弥陀佛」,淫僧性玉忽然落下,双掌齐出。
  何清涟双手已空,只能也双掌对上。四掌一合,两人便站立不动了。

  性玉竟是和何清涟拼起了内力。

  性玉的悟性在众淫贼之中最高,所以这三年他在紫幽兰指点下内力增长很快,几乎与阴阳师比肩。他自知在武功招式上不是何清涟的对手,所以想用自己最突出的内力与她一斗。

  不一会儿,两人头顶都冒出丝丝白气,皮肤渐渐变红,尤其是何清涟,身上沁出汗来却不能擦,露出的皮肤越来越红润光亮,充满诱惑力。

  但是这样比拼内力却是十分凶险,要其中一人油井灯枯,甚至两人同归于尽才会终止。梅吟雪急忙喊道:「住手,不要比了!」

  忽然,两人手掌一分,性玉倒退十几步,差点坐倒,合掌叹道:「何女侠不但武艺高强,连内力也如此深厚,佩服!佩服!」

  何清涟站在原地只是晃了两下,显然又是赢了。

  不料,就在性玉说完话后,突然一阵呲啦响,何清涟身上本来就破的衣服,碎成了无数布条,如天女散花般扬了起来。

  原来,性玉之所以会输,不是因为他内力比何清涟差,而是他故意分出一部分内力,来震碎何清涟的衣服,所以才会落了下风。

  但是何清涟此时全身几乎一丝不挂,只剩一条小小的褥裤遮住私处,白玉芙蓉春光尽展。

  一直观战的阴阳师笑嘻嘻走上前,手里拿着何清涟刚才掷出的剑,递回给她,说:「何女侠已经连胜六场,只要再胜过我,今天便可全胜保身了。」

  何清涟轻轻喘息着,高耸的胸部轻轻起伏,两朵粉红的花蕾在空中摇晃。她忽然将剑抛在了地上。

  「女侠这是为何……」

  何清涟轻启朱唇,说:「不必再战了。」

  「女侠是不想给我们机会了吗?」

  「不,清涟清楚,你们会一直想办法和我斗下去,直到我再也动弹不得,任由你们摆布。今天你们得不到清涟的身子……是不会罢休的。就算我再击败你阴阳师,也是强弩之末,剩下的张万、李明、店老板和两个伙计,他们五个人也足以将我打倒……轮奸……其实,从一开始,清涟就没有抱着躲过这一劫的希望……不,其实是清涟我、我自己想要被……被你们轮奸……好羞人啊……刚才和你们一个个比武的时候,其实清涟心里想的,却是被你们一个个奸淫的情景……你们看,清涟的下面……早就湿了呢……」

  说着,何清涟用颤抖的手揭开了身上最后的褥裤,露出晶莹剔透的私处。那里不但被流出的汁液打湿,而且还在轻微的一张一张,仿佛正渴望着被侵犯。
  「既然如此……就请各位,按照刚才和清涟比武的顺序,一个个来……来击败清涟、蹂躏清涟吧……」

  白玉芙蓉咬着牙,极其艰难的说出这一段让她羞到死去活来的话,仿佛全身力气都被抽空了,仰身就躺倒在地上。

  众淫贼狂喜,唯有阴阳师暗暗叫苦,他本来打算的好好的,最后一个上场,第一个享用何女侠,结果现在变成了最后一个。

  纪豪天老爷子哈哈大笑,脱下身上大衣,铺在何清涟身下,抱起瘫软在地的绝世美人,笑问:「何仙子想用什么姿势做啊?」

  「随、随便什么姿势……老爷子喜欢怎么干……便怎么干……」何清涟闭着眼睛,仿佛要哭出来了。

  纪豪天又道:「哎呀,仙子下面已经如此湿润,我看连前戏都不需要了呢。」
  纪豪天本来性子就急,当初直接在牢房里就把梅吟雪当众开了苞。如今被何清涟撩拨了这么久,早就按捺不住,一边双手猛攻仙子的美乳,一边直接就将黑黑的肉棒送进了仙子饥渴的蜜穴内。

  「哦……啊……进来了!……我终于得到了……这是我的第一次……心甘情愿的第一次……给了一个淫贼……一个老爷子……」何清涟失魂落魄的叫起来,听的周围的淫贼,甚至是女人们都兴奋起来。此刻的莲花仙子哪里还有之前那冰冷威严高贵的侠女样,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被欲望折磨很久的小浪女。

  纪豪天清楚,现在的白玉芙蓉,根本不需要慢慢的温柔的抽插,而是暴风骤雨般的欺凌。而且,在他之后插进这小穴的可是王烈的超大尺寸鸡巴,要是现在不干的猛烈些让她适应一下,待会儿何女侠就要吃苦头了。

  于是,纪豪天稍稍探了两下,就朝何清涟的美穴里猛插起来。不一会儿,两人的下体就啪啪啪水花乱溅起来。

  「啊啊啊……老爷子……你真的有六十岁吗?……比年轻人还强……还猛……

  清涟……清涟爱死了……啊啊啊……「

  听着何清涟淫荡的叫声,纪豪天兴发如狂,一边狂插猛抽,一边用满脸的花白胡子摩擦仙子的嫩脸。干到后来,纪豪天在何清涟肉穴里翻江倒海一般乱搅,一股股汁液被挤了出来,四处乱洒,壮观的让其他人目瞪口呆。

  何清涟在纪老爷子的猛烈捣弄中尖叫起来,细到仅堪一握的纤腰猛然向上一挺,喷发了!几乎同时,纪豪天的龟头也受到强烈刺激,一起喷射了出来。
  「爽、爽、真他妈爽!」纪豪天爬起来,挥舞着拳头喊。

  山大王王烈立即接上。他不喜欢趴着,因为他体型太庞大,趴着对他和女人来说都不舒服。他轻轻抱起何清涟,坐在石凳上,翘起早已高耸入云的惊人巨棒,将失魂落魄的仙子往下一按。

  「啊!」何清涟惊叫一声,清醒了一些,王烈的巨棒,插进了她的小穴一半,已让她浑身酥麻,战栗的如同筛糠。王烈之前对付百花谷的众女时,第一次都是小心翼翼的,但是现在面对何清涟,他似乎是要来个下马威,于是按住她的香肩,再往下一按!

  「哇啊啊啊!!!」白玉芙蓉放声大叫,头向后仰到了极致,仿佛一朵盛开的莲花!

  王烈开始干了,何仙子的身躯在他身上显的那么娇小,被一下一下顶上空中,又掉落下来,就像一个布娃娃。

  王烈的肉棒尺寸太大,如果干刚刚开苞的女孩,多半会把她们干死。不过王烈还算有良知,很少会去奸污处女,遇到平常的少妇也得当心,只有那种体质、肉穴特殊的女人,才能让他干爽。现在,凭他多年的经验,他知道,何清涟,这个平时高贵的冷美人,就是这种特殊的淫娃。

  在王烈的巨棒猛冲之下,白玉芙蓉一次又一次高潮,叫到声嘶力竭。

  终于,当何清涟高潮到第三四次的时候,王烈才忍不住射了出来。

  然后,王烈小心翼翼的把她交给杜氏兄弟。

  看着气喘不止的何清涟,梅吟雪关切的问:「何姐姐,何姐姐,你撑的住吗?
  要不要休息?「

  「不、不用……」何清涟有气无力的说,「让他们来,让他们继续……继续操我……我从没这么爽过……」

  杜星凑上前,笑着问:「何仙子的后庭,不知道有没有开发过?我们兄弟如果两面夹击,仙子可撑的住?」

  何清涟道:「那里……试试就知道了……快来吧。」

  杜星大喜,向杜远一点头,两人一前一后将何女侠夹起,数到一二三,两兄弟一起把肉棒插进了女侠的前后门。

  杜星是老手了,一探便知,何清涟的菊门已被开发过,于是放心驰骋起来。何清涟刚才肉穴被王烈的巨棒给捅过,所以杜远的肉棒插进来感觉反而不那么强烈,倒是后面菊门中传来强烈的刺激,忍不住又淫叫起来。

  「啊啊……你们两个……连干女人……都配合这么好……啊啊……坏蛋……淫贼……到底拿多少女人练习过……啊啊啊……不行了……再这样干下去……清涟…

  …清涟就不习惯被一个男人干了……每次都要两个人一起……啊啊……三个……四个……「

  本来,杜氏兄弟想和何女侠多玩些动作,只是今天不是他们俩独享,后面还有很多人等着,他们只有一番猛干,将兄弟俩的子孙都排进女侠体内,将女侠安放到地上。

  这时,何清涟躺在地上动弹不得,小腹被大量精液和自己的淫水灌的微微隆起,小穴里不停冒浆。见到这样,马刚和伏胜打算先放过女侠的蜜穴一马,两人一个把肉棒插进了女侠的小嘴,另一个捏住了鼓胀的双乳,搓起自己的肉棒来。
  「唔唔……你们怎么还可以……这么干……呜呜……」何清涟嘴里被插着肉棒,只能含糊不清的喊几句。

  女侠的嘴巴和乳房也是如此迷人,马刚和伏胜干了没多久,也射了出来,喷的女侠满脸满胸都是精液。更有趣的是,随着马刚和伏胜的喷射,何清涟下身也泄了一回。

  「哈哈,女侠真是神奇!连口交和乳交都能让她高潮!」

  「阿弥陀佛。」性玉走上前,一手按住何清涟的丹田,一手抵住会阴穴,一运功,女侠蜜穴里的汁液哗哗哗都流了出来,也不知这是门什么工夫。然后,性玉又将内力输入何仙子下体,何清涟只觉下身暖暖的,连刚才的些许疼痛也消失了,说不出的舒服。然后,性玉才脱下裤子,肉棒让仙子的阴道再度接客。
  「哦哦,大师你的技术好棒……能当你的妻子……被你干……是多么幸福的事……」何清涟紧紧搂住了性玉,她全身感到一股股柔和的快感如暖流般流动到全身,让她飘飘然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在性玉柔性的攻势下,何清涟舒适的忘乎所以,在浑然不觉中大泄特泄,让性玉悄悄采了去。

  当性玉离开她的时候,白玉芙蓉已经全身酥麻,双眼迷离,精神恍惚了。
  阴阳师知道,再强的人,经过他们几个淫贼一轮玩弄也经受不起,于是命梅吟雪取了些药材,放入甜羹中,喂何清涟喝下,又运功助她调息了一番,才让她恢复了些,醒了过来。

  「……清涟、清涟好舒服……下一个是谁?……谁来都可以……」

  阴阳师将她搂在怀里,轻轻说:「女侠莫要着急,这还只是第一次,你先调养一会儿,我再让你爽透。这样吧,女侠先说说,当初是怎么被破的身子,让我们大家都听听。」

  「好……好羞人……当初清涟可是……被强奸破身的……如何说的出口……」
  何清涟羞涩的将头埋入阴阳师怀中。

  「过去都已经过去了,只有面对过去,将来才能更开心更幸福。我们大家都不会笑话清涟的,对吧?」阴阳师抚着何清涟的身躯,微笑道:「而且,我已发现,何女侠的身体其实非常敏感,只怕当初即使被强奸,也会有强烈的快感吧。」
  「啊……被发现了吗?其实,唉,其实清涟是天生媚体,从不与男人交合还好,若是被开了苞,便会一发不可收拾,越来越需要男人……唉,清涟好恨自己这身体……」

  「哈哈,大错特错。何女侠不知,世间大多数女人,永远无法体会到天生媚体的女人能获得什么样的快感,如果能让她们体验一次,恐怕就算死她们也觉的值了。所以你才会长得这么美,这是仙子你的骄傲。」

  何清涟甜甜一笑,说:「好吧,那我就讲讲,我是怎么在地府门,被那些恶贼给破身的,又是怎么被他们奸到欲罢不能的……」

  (待续,请看第六章:茉莉芬芳)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a198231189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上一篇:【邪屋魅影】下一篇:【赵穆与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