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背德的快感】

【背德的快感】

               背德的快感


  字数:70447字
  TXT包:





  「啊,啊,不要,不要,小勤,不要啊,不要,恩,我不行了!住…住…住手……」溃不成声的呻吟从口中不自主的溢出,淫荡的请求没有丝毫阻止的作用,反而为这满室春色更添了那一点点诱人堕落的味道!

  「哥,才刚开始就受不了了?你也太不顶了吧?!」戏谑的眼神带着一点点的挑逗和强硬的邀请,邀我共同沉沦在这极致的快感之中!

  带着魔力的手只是轻轻刷过我阴茎的表面,可是这不争气的东西却像充气般的傲然挺立,好象迫不及待的昭示自己的活力充沛!

  「哥,我出去的这个星期,你有没有自行解决啊?要老实回答哟!」立刻,和下体一样充血变的通红的还有我的脸,我怎么好意思亲口承认,我非他不可呢?
  每每深夜来临,辗转难眠之时,心理的思念和生理的欲望似火般焚烧着我。
  积聚太多的液体叫嚣着寻找喷发的出口。

  「勤,不要停!这,这里,这里,啊!好…好舒服,我要……要…」心理已然攀上情欲的最高峰!可生理上快乐的源泉此时却像听话的小兔一样「妈妈不在门不开」——小勤不在,它,它竟然死也不射!想象中代替小勤的自己的双手重复着小勤做过的每一个动作:从胸前红梅的爱抚到股间柱体的套弄再至对小球的搓揉,甚至菊穴的轻刺,同样的举动,相近的节奏,却无法带来同样酣畅淋漓的宣泄和欲仙欲死的快感!

  思及此,不禁悲从心中来!身为男人,我竟然连「自助餐」也不能吃了。真是郁闷到吐血!我竟然被一个男人,不男孩,还是身为我弟弟的男孩吃的死死的!
  真是没脸见人啊!而此时,这个罪魁祸首竟然还假装一脸无辜的问我:有没有自行解决?!我忍,忍,忍!不过这一刻嘛!俗话说的好—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勤,啊!我要,要,恩……」随着勤逗弄的加急,我敏感的身体处于崩溃的边缘!

  「哥,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你自己出不来吧!我就说经过我调教的身体是会认人的!看你这么为我守身如玉的份上,我就先满足你一下吧!」

  我呸!我都被你吃干抹净了,你,你还装好人!本想英雄的拒绝他的提议,可是那熟悉的指尖带来的酥痒的触感!那温热的口舌带来的腻滑的滋润,我,我受不了了!算了,孔老人家都说了「食色性也」我还是不要做英雄好了!抛开别扭的想法,我薄弱的意志也随之撤离,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对快感的渴望,这一刻我只想在勤的带领下奔赴天堂!

  「哥,看看这里……」小勤一把抓住我颤抖着翘的老高的分身「立的这么高,这么挺,还这么硬,它可比你诚实多了!所以我要好好奖励它哦!」一丝邪邪的笑容挂上小勤的唇角,下一刻我昂然挺立的阴茎已经没入小勤温热的口腔,感受他温暖的包容!

  和年龄不相称的超高技巧让我心中涌出一丝丝的不快「不知道是不是做的太多了!哼」

  「哥,你不专心哦!看来是我努力不够,得加把劲了!」柔软的舌微微的伸出,努力的缩成尖尖的形状,开始肆虐的在我勃发的下体上作怪!

  舌尖轻轻的抵在已微微张开的马眼上,因兴奋而溢出的前列腺液加上勤口中的唾液,随着小勤时而包容时而抽离的动作在我们之间牵起一根似断非断的银丝,带给我无限视觉上的刺激,猛然间小腹像抽筋般开始收缩,似有一股液体要喷薄而出!

  「啊,不,不行了!……要,要出来了啊!」因为快感的刺激让我的声音听似痛苦却又万分的难耐!那是对高潮的追求!

  「不许射,我还没搞够呢!」拇指与食指形成的环残忍的卡在阴茎的根部,牢牢的锁住喷射的出口「哥,你这么不济!看来下次我要好好装扮我的宝贝了,恩!就扎个蝴蝶结吧!」

  「不,不要啊!我,好…难过,好…好…难过!放…放开啊……」在喷发的前一刻却被硬生生的制止,我身体因为压抑而不断的扭动着,「勤,我求你,求你了」

  「怎么求啊!就这样啊!没有一点诚意!」

  「勤,我求,求你让我解脱,让我高潮吧!我不…不行了,我要射,射了,你松手啊!!继续…继续,舔,舔啊……」沉沦在欲海中的我只想感受难得的快乐,理智羞耻已经随着身体的迷醉而脱离了控制,淫荡的话语不断冲出口。
  「看来真的不行了,就给你享受一下吧,等一下我要加倍的收回来哟!」慢慢的松开禁制,立刻将阴茎整根吞入,让龟头和喉咙作了最亲密的接触!

  一时间,深喉所带来的强烈刺激让我立刻交枪投降,白浊的液体强劲的冲向勤的喉咙!

  「真是美味啊,你也试试!」「不,不要……」不顾我的强烈反对,你将口中沉积的我快感的证明,嘴对嘴的渡入我的口中!顿时一股腥咸苦涩的液体嚣张的挑战我味觉的极限!天哪!如此令人痛苦的东西怎么就在你那里变成了美味呢?
  「哥,怎么样?爽了吧!」戏谑的语气将我从快感之后的迷失中拉回,睁开迷蒙的双眼,对上的是你戏谑却饱含情欲的双眼「我说哥,你爽了,是不是忘了为我做点什么啊?你看,它都生气了!」

  立时,一条挺立跳动的巨大现于我的眼前,天哪!它是不是真的会生气啊?!
  平日的皮下毛细血管此刻因为激动而充血化成条条浮在表面的青筋,颜色也变成了暗红色,明明只是一根是男人都有的东西,怎么现在看来,怎么看怎么像一头看见猎物雄师,随时准备扑上去!而我,就是那不幸被看中的猎物,还没等我仔细看清楚,这巨大就毫不留情的刺进了我的口腔!

  「恩……不,恩,恩……」因为嘴里充斥这勤巨大的物体,所以的我对他没有事先招呼就行动的抗议也就只能是毫无意义的几个鼻音!

  「哦,」一声舒服的叹息从勤的嘴中逸出,看着勤满足的表情,我所有的抗议瞬时不见,想让勤在我的努力下满足、快乐,成为此刻唯一的念头强烈的刺激着我进一步行动!

  细细的用舌膜拜着小勤的擎天巨物,丝绒般的细滑触感给我舌带来极品的享受,微微的跪趴在勤的双腿间,以便他能更加的深入我的口腔!

  抬眼望向因为我的吮吸而迷醉的勤,一股自豪油然而生!我更加买力的舔拭勤的阴茎!

  「恩,舒,舒服,哥,继续……」看着小勤的沉迷,我仿佛受到鼓舞般更加尽心的表演!努力将嘴蹙成环状,紧紧的包住小勤的软沟,舌尖则买力的挑弄龟头顶部的裂口。

  「不乖的孩子」小勤显然因为我的用心而激动着,渐渐的自制褪去,原始的兽性在我们之间流动!因为难耐的刺激,小勤用力的抓住我的头,微微的将臀向上拱起,以期可以更深的进入我的口腔「你的小嘴真是极品啊,包的我好爽,继续啊,等一下给你好好的奖励……」

  奖励?听闻小勤的话,期待在心中升起!已经发泄过一次的阴茎也从沉睡中缓缓苏醒!我疯狂的上下转动头颅,看这我这么自觉卖力,小勤原本禁制在我头部的双手也就放心的转移阵地!

  我微微翘起的臀部方便了小勤双手的入侵!只见他将双手抚上我臀部,缓缓的勾画臀部的形状,灵活的食指趁着双手将臀瓣扯向两边时迅速的侵入我尚未有任何准备的后庭,顿时撕裂般的痛感将我从欲望的天堂中拉回「痛,痛…出,出来」我奋力的用一只手想将勤作恶的手指拽出来!却因为体位的原因没有丝毫的成效!

  「不许停,继续!再舔的硬一点才可以带给你快乐噢!」小勤温柔却不容拒绝的命令着!同时作恶的食指也轻车熟路的在我的肠道中寻见了那致命的快感之点,轻轻的却又带着力道的压在上面「啊!」突如其来的刺激让我放声的尖叫起来!初入侵的痛感在肠道微微分泌出润滑液时有所缓适!此刻更因为前列腺受到直接的刺激而兴奋异常!前端的阴茎立刻捧场的挺立起来!

  「好淫荡,好敏感哦!我喜欢,快点,我好满足你后面这张诱人的小嘴!」
  也许是因为身后传来的没顶的快感也或是因为对小勤的话的期待,我较之前更为疯狂的继续起先前因为忽然被入侵而带来的痛感所打断的行为!仔细的感觉小勤在我嘴里涨的更大,更硬!

  「好,好。继续,哥,你总是让我爽到家,继续,不许停」随着话语出口的是身后在我体内作怪的手指数的不断增加!对此我的回应是更加用力的摇摆我的头!

  忽然,小勤自身后抽出手指后,将我重重推倒在床上,起身覆在我身上,动作快的一气呵成!

  「等着享受吧!淫荡的哥哥!」双腿被举起搭在肩上,平日被保护的极隐蔽的密穴此时一览无余的展现在爱人眼前,因为刚才的抽插而还在微微颤动的菊穴似在无言的以极妖媚的形态邀请爱人的光临「真是淫荡啊!」「啊!」爱人怒涨的利刃迅速的没入我狭窄的甬道!与痛苦一起来的是涨满的充实感!原来乐与痛的边缘是如此的惑人!

  「哥,你真是极品啊!这么多次了,竟然还这么紧,包的我好舒服!」
  无力从口中说出成句的话语,我只好以断续的呻吟表达我的快感「恩……好…好,继…继续,不要停」

  「迷人的哥哥,我给你,全给你……」疯狂的抽插证实着你的宣言,不甘寂寞的双手也在我勃起的阴茎上不停的忙碌着,似乎想将我带入快感的深渊!哥哥,这个刻意说出的称谓更是带来禁忌的快感!

  「好,弟弟……来…来啊,给,给我,要…我……要」

  此时,似乎所有的语言都成了多余,一切都不再存在!天地间只剩下在这床上纠缠不清的我们,进行着人类恒古不变的原始的律动!

  「啊!」脱口的尖叫宣告了我的崩溃!白色的带着热度的精液宣泄在你的手中!

  「恩」随之而来的叹息,也同样证明了快乐的不只是我一个!肠壁因为勃发的精液的刺激缓缓的收缩着,带给我一波又一波高潮后的余韵!你不舍的将阴茎抽出我的体内,拉出时带来的碰触感让我敏感的身体竟然又一次攀上高峰!
  带着热度的唇贴上我因为快感微张的唇上,小勤的脸在我眼前无限放大!激情过后,思绪沉淀,看着面前和自己轮廓五官相似的脸孔,羞耻感悄悄升起!是啊,同性的交合本就已经是常理不容,更何况我们更是兄弟相亲!为什么,会这样呢?明明是背叛道德的堕落,却又带来这般的快乐!就好象饮鸩止渴,即使死也无悔!背德,禁忌下带来的是与众不同难以言喻的快感,似火将你我燃烧!
  一切是怎样的开始呢?猛然间时空交错,竟仿佛回去了那个一切禁忌与背德开始的时候


                (二)

  「哈哈哈!」走出教室,我嚣张的仰天长笑,夸张的行为引来身边无数侧目的同学!心虚的看看四面八方射来的目光,恩,不应该这么嚣张的,破坏了我平时成功树立的良好形象,让无数的少女心碎无痕!不过,没关系了,今天实在是太开心了!我果然是上帝的宠儿!幸运之神总是这么的眷顾我!

  首先是,那个因为意图染指我被我坚决拒绝的变态色老师,一直暗示这个学期要毫不留情的当掉我,除非我……结果,还没等有机会当掉我,就因为夜路走多终遇鬼,被校德育处请回家去吃自己了!真是让我心情爽到极点!

  再来就是,我那不负责任的父母,不情不愿的生下我和弟弟后,就跑到外国去乐得逍遥,今天终于良心发现家里还有两个正处于叛逆期的男孩等待教育,愿意抽空回来看看我们!回家就可以见到他们了,到时一定要争取我们的权益!算是为弟弟鸣不平吧,这些年我对家还有概念,多半就是因为有个懂事的弟弟兼职了父母的责任吧!

  值得庆祝的事情真是一件件的来,一边开心的哼着「我得意的笑,又得意的笑……」一边迈着轻快的步伐,边走边得意的想「哼,谁说福无双至的,我季霖不就想什么有什么,哈哈哈」一路上,无视路上行人看白痴一样的眼神,我直到蹋进家门前的一秒,脸上还挂着白痴般的笑容,坚定的认为我是世界上最好运的人!

  是不是,天堂和地狱的差距真的只是一线之间?像讽刺般,乐极生悲的道理竟然真理一样的应验在我的身上!门里门外只是一步之遥,可为什么却要我经历从天堂到地狱,从云端到地面的遥远距离?我宁愿我被那变态老师狠狠的当掉,我宁愿被那对因为恩爱对我们忽视的父母永远遗忘,我宁愿倒霉的小事时时光顾我,我宁愿我一直就没什么好运,我宁愿……我宁愿……此刻想要宁愿的事情太多太多,只愿眼前的一切不要发生!

  「我得意的」开心的歌声在推开门看见厅里有些怪异的气氛时嘎然而止,那全然不似平日吵闹的宁静忽然让我想逃,不要,我不要听见什么不幸的消息!
  硬是让自己的脸上挂起机械的笑容,我故做轻松的向厅里一边走,一边打趣的问弟弟:「小勤,你做什么坏事了?警察叔叔亲自上门审讯你来了?」突来的声音显然让屋里的三个人都不约而同的怔了怔,然后,出声的我立刻成了眼光的焦点。

  从来没有见过此刻这般的模样的弟弟,往日的嬉笑,不正经,甚至有点痞痞的样子,这时候全然不见,脸上残留的还未干涸的泪痕不能丝毫的影响自身体内发出的坚强与王者般冷静,自若的风范,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呢?我想我并不想知道答案,因为那时我内心在强烈拒绝的!

  听不清弟弟对两个警察轻声说了些什么,警察收拾好茶几上的记录本,点头后离开了,经过我身边时,我明显的感觉到了,从他们眼中投射过来的目光是深深的同情!同情?我有什么好同情的呢?我不知道有多幸运呢!有什么好同情的!
  我自动的忽略了他们的目光,径直向坐在沙发上,不发一言的弟弟走去!别人同情的目光我可以忽略,但是弟弟眼中那深沉的悲哀我却无法视而不见!
  「小勤,说犯什么事了?警察竟然找上门来?不该是出入不应该出入的场所吧?」心知弟弟虽然风流却决不下流,但为了打破此时浓重的悲哀,我还是拉起了这个弟弟最不愿意听见的话题!没有已经计算好了如往常般的弟弟一冲而上的「撕打」,我尴尬的楞在原地,被弟弟眼中除了悲伤,心痛外还显而易见的无奈与疲累吓的不敢开口!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死般的寂静压抑的人快要窒息,受不了这种气氛,我只好再度以为自己可以调节气氛的开口:「小勤,今天晚上有什么好料啊,咱们那对不负责的父母要回来了,他们回来我帮你争取你的权益啊,说想要什么,包在哥身上!」我义气的拍了拍小勤的肩膀,过度的力道让小勤有些微微的倾斜,终于,沉默被打断了,我听见了小勤的声音,却也听见了我这辈子最不愿意听见的事实「季霖,你成熟点好不好?你以为你还是小孩子吗?从小我就一直照顾你,你要知道我才是弟弟!你平时笨也好,迟钝也好,我不怪你!可是今天,难道你真的感觉不到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吗?警察会没事找事来和我聊天?哥,我拜托,你不要总像个小孩了!我累了,直接告诉你吧,你不用为我争取什么了!因为你再也见不到他们了!爸妈的飞机出事,不会回来了!你自己想想以后怎么办吧!
  我回房了,明天还有很多后事要办!「语罢,小勤转身离去,丝毫不在意他的这番话会带给我怎么样的后果!

  天空瞬间暗了许多,我的心好象被掏空了一般,没有痛的知觉,唯一的感觉是:虚空!令人无法忍受的虚空!无法静下心让自己仔细消化刚才小勤留下的话,一句永远不会回来,已经让我的思维冻结。脑海中迅速闪过的一幅幅父母带给我的温馨的画面:小小的我幸福的窝在母亲的怀里,和父亲怀中的小勤将手紧紧的相握,幸福还没有感觉深刻,忽然不知是谁的手狠狠的撕毁了这副画面,画中为我遮风挡雨的两个人,忽然间就没有了呼吸,冷冷的,全身是血的,血!血!肆意的染红了整个画面,淹没了一切!刺眼,不要!不要啊!原本以为因为分隔而冲淡的亲情,在失去的这一刻强烈的浓重起来,原来,对亲情的渴望我一直深深的藏在心底!为什么总是要在失去以后才能明白有些事情对自己是多么重要,我不要了,什么都不要了!我不要你们回来看我,不要你们在外面还挂着我,我不要你们心里还想着我,我真的不要了,什么都不要了啊!我就只要你们活着,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快乐的活着啊!

  脑海中刺眼的红色无情的占据了我全部的思维,冷!冷!令人无法忍受的冷!
  我拼命的用双手紧紧的环住自己的身体,冷!为什么,为什么!冷还是我唯一的感觉!血红色画面不能带给我温暖,只是给我刺骨的寒冷!冷!好冷!全身止不住的颤抖!跌跌撞撞的从沙发上站起来,我好象是没有了灵魂的空壳,飘忽,找不到方向!小勤!小勤!对啊,我还有小勤,小勤!

  我猛然的向小勤的卧室冲去,举起手用尽全身的力气狠狠的敲着门「小勤,开门啊!不要不理我啊!」重重的敲门声得不到回应,我的心急剧的沉到谷地,眼泪随着手颓然的放下而不受控制的落下,冷!更冷了!为什么,为什么,连小勤都不要我了!「不,不要啊!」思及此,我终于声嘶力竭的喊出了我的恐惧!
  一旦承认了自己的恐惧,它便不可抑制的像我侵袭而来!带来的是不能控制的寒冷与深深的绝望!

  酒!酒!对了,酒!可以暖身,可以让我忘记一切!我要醉,我要醉!我不要面对!是的,今天的一切都是玩笑!我要醉!明天早上醒来,我就可以吃到小勤的爱心早餐,就可以做小勤的单车舒服的去上学,是的!我要醉,我要明天和以前一样!

  醉的渴望让我暂时忘记了身上的无力,快速的走向酒柜,好象天堂就在前方!
  只要我抓住那一瓶瓶的液体,我就可以解脱,可以幸福了!终于,我想看见希望般,碰触到了我想要的,急急的打开瓶,像宝贝一样的将它捧在手中!刺鼻的气味挑战我的嗅觉,心里一股股强烈的排斥感不断的深起,可我顾不了那么多了!

  我只想睡着,我不要醒着面对伤痛!扬起头,对上瓶口,白色的液体缓缓的流进口腔,流进食道,积聚在胃里!每过一处,带来的是火烧般的刺激,可为什么,我还是冷!进食的器官上真实的火辣感觉无法带给身体和心里温暖,相反,却叫我已经没有温度的身体越来越冰冷!冷!

  很快的,一瓶液体被我强迫自己悉数灌入体内,意识渐渐抽离!冷,让我不自觉的寻找可以依靠的地方!小勤的脸在脑海中无限的放大!是的,就是小勤,小勤!从小到大都是他给我温暖!

  「小勤,不要丢下我啊!告诉我,你是骗我的啊!爸妈他们根本就是不想回来啊!小勤,我好冷,不要这么对我啊!我以后不闹了好嘛,小勤,小勤……」
  不知道是不是吸入液体的原因,我的泪腺忽然异常的发达,泪水不断的滴落「不要啊!求求你们,爸妈回来啊!求你们了,我好想你们啊!小勤,哥哥不吵你了,求求你们不要不要我啊!抱抱我,好冷,好冷!」意念无法继续支撑身体的站立,终于跌落在地上,似乎所有的寒冷从四方八方不停息的向我袭来,想要冻结我所有的一切「恩,不,不要……」语言的功能已经冻结,无法成句的表达,牙齿不断的互相打着招呼,好象想要证明我现在真的很冷!

  没有进食的胃里,热辣的液体在肆虐,内部的火热和外部的冰冷顽强的对抗着,却又志同道合的狠狠一起肆虐我的躯体!死,是不是就是这样的感觉呢!如果真的能这样死去恐怕是幸福吧!我不在做无谓的抵抗,任由痛苦折磨,静静的等待解脱的那一刻!

  混沌的思维让我无法感知时间过了多久,朦胧中,为什么会有一双手紧紧的搂住我,真的!神奇般的,我不冷了!感觉自己轻轻的被扛在空中,渐渐的感觉到了一个温暖的物体!软软的,是床!手,带给我温暖的手,轻轻剥落了束缚在我身上的衣物,奇怪!衣服没了,我竟然不冷了!忽然,绵绵的被子覆上我的身体,隔断了那双手带给我的触觉!冷,立刻又侵袭了我的身躯!「不要,不要走!
  冷,冷!抱我,抱着我!「我不知道那双手的主人是谁,只知道,它让我温暖!

  依据身体的本能,我急切的寻找热源!像一个黑暗中的孩子等待光明的救孰!
  终于,我又感觉到了那双手,这次,不仅是手,是整个人!手与我裸露的皮肤的接触带给我温暖,可是有布料阻隔的地方,我却还是一样的冰冷!我颤颤的用没有多少残余力量的双手,不顾一切,遵循本能的剥落一切阻隔我与那个身体直接接触的衣物!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我可以直接的感受到那个温热的身体了!
  好舒服,真的,暖暖的,火热的身体瞬时驱散了侵袭我的寒冷!我拼命的将身体向那个身体贴去!眩晕的感觉让我一直紧闭双眼,无力的身体不能坚持的站立,终于跌落的力道将那个身体也顺势的拽落,覆盖在身上!

  肉感的碰触,带来的是意想不到的舒适!细滑的触感让我的手不住的游移在那如缎的肌肤上,不冷了,真的不冷了!相反,下腹处隐隐升腾起一股小小的火苗,叫嚣着燃烧!

  「哥,你在玩火!」听不见别的字眼,火!是的,我要火,我要燃烧,我不要寒冷!「火,给,给我!冷,我要火」无序的话语表明了我的渴望!是的,我需要火来真正驱散身体的寒冷!

  「那就不要怪我了,既然我们都是被遗弃的!那就让我们一起燃烧彼此吧!」
  忽然,带着湿意的物体,向我靠拢,落着我微张的唇上!是唇!被酒精迷糊的思维依据原始的本能接纳了侵袭而来的物体,四片薄唇对上的一刹那,好象强力粘胶一般,粘上就不愿意分开!

  「恩」因为唇上展转的触感带来的舒适让我忍不住呻吟出声,却刚好给了一直在探索我口腔内秘密的舌一个深入的机会!只见,舌长驱直入,微微挑起的舌尖轻轻刷过我口腔里的每一寸肌肤,带给我惬意,酥氧的感觉!「恩,哦」不知是不是我声音的催化,口中的舌忽然暴力起来,覆在我身上的人将双手紧紧箍住我的头,舌则是使劲的勾引我的舌与他共同舞出激情的节奏!

  小腹的火苗随着口中节奏的逐渐狂野竟也有燎原之势缓缓的燃烧起来!舌在难解难分的纠缠,手在不甘寂寞的游移!略带骨感的十指将我的身体当成钢琴般在上面凑出动听的音乐,指尖缓缓的在我的身上滑动,所过之处带来的是燃烧般的温暖!好舒服,由手指带给身体的极致享受,缓解了由于酒精带来的不适,胃部火辣的烧痛和身体逐渐燃起的火焰相比已经可以忽略,身体传递给脑部唯一的指令是:燃烧!和身上覆着的这个躯体一起燃烧!

  其实,生理的反应总是先于心理而行动,在脑部的指令还没有完全下达之时,我的身体已经不自主的寻找燃烧的方法!十指跟随他的节奏以同样煽情的动作游走在他的身上,带给他和我一样的冲动!指尖传来的是不同于女体特有的柔软滑腻,是一种男性特有的阳刚「咦,错了吗?怎么会是男的?」触感的不同让我隐隐觉察似乎有些事情不同,可是,还没来得及思考「啊!恩,不,不要」下体被除自己以外的人碰触所带来的强烈刺激感觉立刻打破了心底隐约升起的疑惑!
  带给我温暖的人用一只手轻轻成环状圈住我从来没有人见识过的宝贝,富有技巧的将表面略松的皮肤向下轻扯,露出了往日总是被重重皮肤小心呵护的尖端,略带凉意的空气殷勤的和裸露的部位亲密的打着招呼,刺激的海绵体迅速充血的膨胀起来!另一只手缓缓的下移,描绘出我脸部的曲线后停留在我胸前—那男人因为不需用它进行喂养下一代的工作而退化的几乎消失的小豆之上!食指和拇指灵巧的配合,共同肆虐我那主要功能退化的器官,激发出它潜在的另一功能,在性趣高涨时和另一个地方一起硬硬的勃起,高高的挺立!诱惑着别人的采摘!
  似乎十分满意见到我的配合,他的双手继续向下移动!终于到达了航程的终点,抛锚停落在我因为刺激而高高翘起的阴茎尖端!

  「恩,不,不要啊!啊,」口中没有意义的咕哝着,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只知道下体上的手好象带有魔力一样,彻底的点燃了身体上的本能反应!
  手完美的配合着,一只轻握环状上下抖动,另一只手轻轻的挑逗龟头上因为兴奋微微张开的小嘴,牵出一丝丝我动情的证明!

  「哥,他们都不要我们了!就让我们自己爱自己吧!来吧,一起快乐吧!我会带你去天堂的!」这次的称谓我无法再继续忽略「哥」是小勤!天那,和我纠缠的竟然是勤!我的弟弟,唯一的亲弟弟!道德的约束,心底残留的羞耻感,硬生生的将我满腔燃烧的火压制下去,极力的睁开一直紧闭的双眼,只希望印入眼中的不是那熟悉的面容!可是,看见的事实不是靠排斥就可以抹杀的!印入我眼中的是弟弟俊郎的脸上带着激情的红晕,双眼中欲念的火苗在微微跳动,几缕因为汗水染湿的发丝低低的垂在我的脸上,若有似无的将我们联为一体!

  多么暧昧的画面,本应该是爱人之间才有的亲密接触却出现在两个有血缘关系的亲兄弟身上!乱伦的羞耻,让我无可抑制的大喊出声「不!不要!我们不能这样!我们是兄弟!」拼命扭动虚弱无力的身躯,只想打破此刻的暧昧,在我和勤之间划出一道界线!

  「不要?刚才叫着要和我一起燃烧的是谁?刚才求我给他温暖的是谁?哥,一切是你先挑起的,你说我停的下吗?再说,你真的想我停吗」眼神直直的望向我依然还在挺立的下体,小勤接下来的动作,让我努力维护的一丝理智背叛的离我而去「恩!你,小勤,放开,你,」阴茎被含在口中所感受的温暖和以此而带来的灭顶的刺激让我刚才勉强压制下去的情欲加倍的膨胀起来,本能的对快感的追求,让我在小勤的动作下配合的发出淫荡的呻吟!

  「啊…哦,恩,恩…」没有实际意义的呻吟不断的逸出,我也无法清楚表达到底想要什么!眯着有点发涩的双眼,看见的是小勤用嘴仔细的呵护我敏感的阴茎,柔软的舌轻轻的刮过阴茎的表面,最后簇成尖尖的形状努力的挑逗着阴茎前端的开口!「不,不,小…勤。我很难受,不,不…不要啊」因为如此强烈的刺激,体内迅速聚集起激情的象征,阴茎在小勤嘴里不助的跳动,已经渗出的透明色体液好象在宣告,高潮的来临!

  忽然,柱体下的两个圆润小球被一只手捧着像玩康乐球一样的摩擦起来,「不…勤,勤」下腹部忽然的紧缩成一团,射精前特有的生理反应,让我清楚的知道高潮即将来临!生理的渴求已经让我无暇去兼顾道德的约束,即将破闸而出的爱液需要酣畅淋漓的宣泄!

  「还不行,哥,太早了」无视我已近崩溃边缘的颤抖,小勤残忍的用手硬生生的卡断了宣泄的出口!「刚才还说让我住手,现在就已经要射了!哥,你还真的很不乖啊!」小勤戏谑的话语拉回了我因为快感而遗忘的道德!

  身下的液体找不到出口,多余的水分化为泪水肆意的流淌「勤,为什么?为什么呢?我们都是男的,而且是兄弟啊,不可以这样的啊!会被别人耻笑不容的啊!」泪,无声的流淌!似乎想要借此冲去所有因为背德而带来羞耻感!

  在看见我眼中流淌的泪水时,小勤手中的动作暂时的停了停,只是时间是那么的短暂,「背德?我听见最好玩的笑话!守德又有什么?还不是一样陪遗弃!
  这个世界上就只剩下我们是最亲的人,为什么不可以在一起?你刚才喝醉的时候,还不是一直叫着我的名字,20年了,你敢说你不想一直和我在一起?我们都是被抛弃的,哥!没有人爱我们就让我们自己爱自己吧!「

  往事,一幕,一幕像电影的回放一般清晰的上映在我的脑海中,抵触的感觉一点一点被往事冲淡,是啊!从小,开始有记忆的时候,就是和小勤在一起!无论遇见什么事情,第一个让自己依靠的也永远是他!习惯向他寻求帮助,习惯和他分享一切,习惯在他的面前软弱,习惯,很多事情在不知不觉中早已经形成无法戒掉的习惯!20年来,原来自己不仅把勤当作弟弟,更是灵魂的另一半,一个总是舍弃了生命也无法舍弃的人!自幼特殊的环境加之时间推移,所谓兄弟之情在自己心底深处早已经萌发成另一种不堪却无法否认的感情——爱!

  可怕的认知,让我不知怎样面对!小勤对我的行为不过是打击后的放纵,他会一样的爱我?可能吗?兄弟之间的爱情!

  「恩,哦……」似乎不想给我喘息和思考的时间,小勤又开始了再一次的攻击!「哥,来吧!世界上不会再有人注意我们了!我带你去天堂!交给我!」眼神邀请我的沉沦,蕴藏在心底的爱让我无法再拒绝小勤的邀请!是啊,既然已经被世界遗弃,又何必在乎世界!既然不能光明正大的爱他,我唯一能给他也能让他接受的也就只有这副躯体了吧!爱,就让它成为我心中永远的秘密吧!只要能和勤不分开,一切我都愿意接受!即使一辈子以兄弟的名义在他身边!

  爱他,就追随他的脚步吧!激情的游戏不能只有一方主导!既然不能有爱,那就一切随性吧!被动的双手按照小勤刚作过的一切,回馈给了小勤!身体已经感受过,我直接奔向主题,抚上小勤和我一样充血挺立的下体!火热的温度,让我知道了小勤心里的欲念,而我的主动,显然更加刺激了小勤的冲动「果然是淫荡的哥哥,一边拒绝,一边又这么的挑逗我!好吧,来,一起幸福吧!」强强相遇,激起的是无法阻挡的火花!挣脱我手的阴茎,直直的对上了我翘的老高的宝贝,相互亲昵的吻着,摩擦着!好象久别重逢的情人动情的倾诉着彼此的思念!
  尖端微微渗出的液体更是平添了无限春色!

  「恩,哦…勤,我好难过!要…要…」呻吟不住的溢出,高潮依然来临!
  「好,给你!」小勤显然感受到我此时的状况,放低头,从新用口包容了我的尖挺,暂时密闭的口腔加上小勤可意的吸吮,终于在一声尖叫之后,我释放出第一次因为别人而喷出的精液!带有麝香味的苦涩液体在小勤的口中,好象成了极品的饮料,一饮而尽!

  虽然接受了和小勤一起沉沦,可是看着这暧昧的情形,我的脸还是不自主的红了起来!「哥,你这个样子很诱人的!你解放了,可是我呢?」小勤故意翘起了他依然还在勃发中的阴茎,有一下没一下的轻刺我的下身,好像在暗示着什么!
  虽然从来没有过同性的经验,可是媒体资讯的发达,有些事情的了解不一定要事事亲躬!天那,小勤不会是想,想「后庭采花」吧!虽然决定放纵,可是想想还是有那么一点点障碍在里面!

  小勤不给我任何适应的时间,就已经用行动证明了我的猜测!虽然只是一根小小的手指,还是让我像撕裂般的痛苦「不,不要啊!小勤,好痛!痛!」泪水再次涌出,钻心的痛苦让我真的想就此死去!

  置若罔闻我的惨叫,小勤的动作没有停歇,「哥,开始是这样的!一会你就会求我的了!」伸手在床头柜上取下平时用的润肤蜜「有这个,你会感觉好点!」
  冰冷的乳液顺着手指被送入身体的深处,本能的抗拒和侵入的手指玩起游戏,一吸一放之间,乳液已经沾染了肠壁,带来的润滑感微微缓解了我难耐的痛苦!
  手指借助润滑的作用缓缓的增加侵入的数目,空余的手继续挑弄我已经发泄过一次的欲望,双重的刺激让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扭动,好象在渴求更多!
  「我就说吧,等适应了就很舒服了!」小勤有些自得自己的预见,手指更加的卖力挑逗我的感官!终于在指尖接触到前列腺的那一刹那,我再也隐忍不住的开口「恩,好,好,舒服啊!勤,要,想要!」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只是已经被小勤按摩的张开的后庭,传来的空虚感觉好象在渴望物体的填充!

  是什么呢?想要什么呢?小勤的动作终于给我了答案,他巨大的硬挺毫不犹豫的洞穿了我的身体,超出容纳范围的物体带出了斑斑血迹,和白色的乳液润滑着紧紧契合的器官,为小勤的抽插带来便利!

  巨大凶器的入侵带来无法言喻的痛苦「不,不要」我极力的想挣脱体内肆虐的凶器,只是小勤有力的双手禁锢了我的行为!抽插不间断的进行,慢慢的痛苦渐渐的散去,一股强烈的刺激感渐渐的升起,敏感的身体已经很快学会体会快乐「勤,勤,我好…难受,想,想,要,恩,哦!」复杂的感觉难以确切的用言语表达,只盼望小勤可以明白!

  「哥,你只要享受就好!这是你第一次,就不要你为我服务了,下次我可要连本带利一起收回来!」活塞式的运动继续进行,挑弄前端的手也不曾停歇,室内就只剩下小勤略微沉重的呼吸和我淫荡不堪的呻吟「啊。给我。给我啊,小勤,啊……恩,恩,哦…」

  在对快感的追求中,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已经满足过一次的阴茎再次积聚了爆发的能量,在身体抽动的那个人终于因为高潮而轻缠时,一起喷发出把色的液体,一场乱伦背德的肉体战争暂时休场!

  经过了超越身体机能的运动,加上残余酒精的催化,终于让我在激情过后,感觉到了无力的虚脱,躺在布满激情证明的床上,我知道有些事情改变,再也回不到以前了!

  记忆中那场超越身体机能的性爱之后带来的无力的虚脱,和此时酣畅淋漓的发泄之后的舒畅虚脱,相似的体验,相同的快感,相同的发泄完后的疲累,种种相似的情形,让我微微的迷失在自己的思想中,一时间分不清记忆与现在!
  「哥,是不是爽过头了,想什么呢?这么出神?」真不知道小勤的身体构造是不是和常人有些不同,接连两次的运动,在他身上却看不出一点点疲惫的印记,此刻,洗完澡,浑身清爽的他,正庸懒的躺在我的身侧,戏谑的问着。

  小勤的说话声,唤回了我游离的思绪,将我从回忆拉回了现实!是啊,距离回忆中背德的开始,日子已经不知不觉的过去快三年了,想那时的我还只不过是医学院大二的一只小小菜鸟,不知人间愁苦,自由自在。现在呢?竟已经是学生生涯的最后一年,在医院当见习医生,即将走进社会!背负太多的沉重,心也老了许多!而小勤也早已经不是高中的学生宝宝,可能那一年父母的离去除了改变我和小勤的关系外,最大的就是改变了小勤整个人!

  父母离去后,我们才知道那对爱玩的父母也并非只会玩而已,律师带来的产权证明让我们知道,即使这辈子大肆挥霍,也不会坐吃山空!只是,随着庞大的遗产而来的还有数不清麻烦!一大堆的认识的,不认识的,见过的,没见过的亲戚纷纷第一时间赶来对我们表示安慰,只不过好象眼里的光不是泪水的晶莹而是见到钱时的那种激动的闪烁!三言两语之后,就开始转到遗产的分配上,谁都想从这块大蛋糕上分一个角,甚至更多!无视我们心情的吵嚷,结束在小勤冰冷的一个字上「滚!」冷冷的不带任何感情的,好象地狱索魂使者一般的语调,终于让那帮讨厌的苍蝇怏怏的离去!只是,从此,小勤也不再是以前的他!

  「哥,我决定今年报工商管理!」「不是吧,小勤你一直最喜欢的不是物理吗?为什么要学商呢?」我诧异于弟弟的宣告!「人是会变的!有什么事情是可以预料的?今天以前,你知道他们会不说一句的就抛弃我们吗?而且你觉得这一堆的乱摊子你可以处理吗?」说完,不带感情的离去,徒留我在原地,慢慢的咀嚼他抛下的这句话「人是会变的!」是啊,人是会变的!自己又何曾想过,自己对小勤竟然是一种超越道德准则的感情!自己又何尝想过昨晚的自己会沉醉在自己的弟弟带来的快感中?对啊,自己不也在改变吗?又有什么好奇怪小勤的改变呢?况且就像小勤说的一样自己是无法处理这些事情的。只是,原来,在小勤的心中我这个哥哥是这般的无用?!这就是小勤对我真正的看法吗?一个遇见事情就只会等待别人解决,等待别人保护的家伙吗?痛!好痛!不要啊,我不要在小勤的心中一无是处!……

  过去的三年里,我和小勤始终继续着这种世人所不容的乱伦情爱。每每,我也告诉自己,是错的,是不应该的!可是,心中深种的爱火和激情所带来的无法言喻的快感,却让我总也无法说服自己离开!只是,时间久了,似乎每次做爱之后,内心的虚空也越来越强烈,狠狠的折磨着自己!不是因为生理得不到足够的满足,也不是小勤的技术令人怀疑!自己心里最清楚:在心中深深存在的爱越来越无法压抑和隐藏!没有爱的性,满足了生理的渴求却将心灵冲击的更加虚空!
  曾经以为,自己可以一直,永远以一个哥哥的名义呆在小勤的身边!以为自己可以不在乎小勤是否可以给自己除性之外的感情!以为自己伟大到可以默默的爱着小勤,不去计较爱的值不值得!以为,以为,太多的以为,在时间的证明下,却都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看见小勤身边总是围绕着各种各样的男的,女的,像采蜜的蜂一样紧紧的包围住他时,自己总是萌发出人类丑陋的一面:嫉妒!疯狂的嫉妒!强烈到想狠狠的撕碎所有看见的对小勤献殷勤的人!感受到小勤身上沾染着不属于他也不属于自己的气息时,心总是万分的刺痛,好想象一个吃醋的妻子对不忠的丈夫追根究底的问:到底是谁?激情的颠峰时,听见小勤戏谑却不带爱情的话语,心总是默默的流血,发疯似的叫嚷着:小勤!爱我啊!我要的是真正的爱,而不是你给的生理的解放!一切一切的一切,其实都只不过越来越清楚的表明,自己太过贪心了!有了就想要更多!最想的不仅是霸占他的人,更是想要独占他的心!

  「哥,你今天怎么了?是不是我运动的不够啊,让你还有精力想事情想的这么投入?」不满意自己因为想事情而将他忽略的小勤,又一次发出不满的抗议!
  并且顺势而来的是直奔我唇的唇。天那,他不是还要吧!不行,不行!我还年轻,可不想成为因为性爱过度而死在床上的第一个医生——虽然还在见习期!我拼命的挣脱小勤的袭击,迅速的闪去床的另一边,急忙的开口叫到「小勤!我真的不行了!再来我会虚脱而死的!」

  看见我慌忙而急切的叫嚷,小勤的脸上略微的闪过一丝的失望「算了,就知道你最差了!才两次而已,就成这个样子了,一点都不过瘾,还是他们玩的过瘾!」
  说者无意,听者呢?第一次亲耳听见小勤证实了我一直的猜想——他并不是只有我一个!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感觉!心像被人拿锥子狠狠的扎过,痛是唯一的感觉!泪水不住的流淌,背过身去,不想小勤感觉自己的失常,不想他怀疑是否自己对他有超越性之外的感情!因为,怕!怕,小勤定的这个游戏中,有爱的那个人是必须出局的!怕,一切公开之后,自己再也无法以任何的借口和理由继续留在小勤身边!怕,没有小勤的生活,怕没有小勤在身边,自己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努力的平静了自己的心情,尽量的让出口的话语不带悲伤的色彩:「我可是学医的,最注意养生,这种运动还是少做为好!」「切!少假正经了,不知道是谁每次那么淫荡的求我『小勤,给我,给我……』回房了,你慢慢养生吧!」语毕,小勤起身回去自己的卧室,将一室的安静留给我!

  看见小勤的身影消失在房间,厚厚的木门隔断了我与外面的联系,在这个隔音极好的室内,我终于敢放声的哭出来「小勤,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呢?你知不知道我爱你啊!为什么有了我,你还要别人啊?我都不求你也给我你的心了,为什么连你的人也要我和别人一起分享啊!……」泪水像决堤的洪水不止的宣泄着,内心越来越沉重的爱压的我马上就要崩溃,对小勤越来越强的独占欲,让自己都害怕,不知道一旦失控自己会有怎么样疯狂的行为!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世间要有爱这种感情?为什么有了爱却不给人幸福?泪水无止尽的流着,伴随泪水一起流淌的是那说不清是失落,是痛苦,是嫉妒或是想解脱的心情!

  睡在无眠的夜里,不想黎明的到来,却无力阻止太阳的升起!无精打采的从床上爬起来,思想还停留在混沌的状态,却在看见镜子里的那个人时,顿然的清醒起来!天那,那是谁?有些苍白的面孔,最突出的就是一双通红肿胀的眼睛!
  不对啊,好象房间就自己一个人的!揉揉眼睛,再看,还是那个鬼样子!真的是自己啊!镜子里的尊容,清楚的提醒着自己昨晚一夜的伤痛!无奈,只有苦笑!

  谁让自己要爱呢?还是爱上一个不该,也不能爱上的人!

  算了,先不考虑这些了,最主要的是怎么面对屋外的小勤!今天还要去医院!
  天那,为什么,总是这么惨呢!拼命的将乳液涂在眼睛周围,却发现最终的结果是搞的自己更加狼狈,皮肤的白皙将眼睛的红肿映衬的分外明显!不管了,随意拿毛巾擦了擦脸,抱着视死如归的豪迈,我勇敢的走进客厅!作好了万分的心理准备,闭上眼睛接受来自小勤夸张的爆笑声!说句实话,好象自父母去世,就再也没有听见过小勤爽朗的笑声!恩!还真的挺怀念的!

  感觉过了许久,一直没有听见预期中的笑声,我有点疑惑的睁开眼睛:小勤最喜欢戏弄我,今天怎么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仔细的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小勤的身影,一丝丝淡淡的,自己都不愿意承认的失落涌上心头,其实自己还是希望小勤看见自己现在的样子吧!还是想小勤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吧!还是想小勤能察觉到一点点我的感情吧!

  无力的踱到餐桌边,看见了还在冒着热气的粥,终于有了一点点的开心,他还是关心我的吧!有了好的心情当作料,好象这碗没有味道的白粥也变的可口了!
  意犹未尽的喝完粥,带着对小勤这么早去哪里的疑惑,我懒懒的去向医院!
  「季霖,老实交代昨晚做什么去了?眼睛红成这个鬼样子?该不会是被女朋友甩了,偷哭了一夜吧!?」趁着午间休息的空档,在一楼的休息室里,一个说实话长的还不错,可就是此时笑的有点贱贱的家伙攀上我的肩头,附在我耳边神秘的说!

  「无聊,你以为是你啊!追十个有九个都是当面甩你,还有一个是心好托别人转告你!」对付这种家伙,最好的方法就是以毒攻毒!、「小霖霖,你这么说,人家好伤心的,你明知道我的一颗心都是你的,被女人甩了,不怕,有我呢!我的怀抱够舒服啊!」语毕,还真的夸张的准备抱住我!

  灵活的躲开侵而来的魔爪,漂亮的侧身后,拳头准确的落在眼前这个碍事的人的脸上,满意的看见他因为我的偷袭成功而微微扭曲的俊脸!

  真是,人有不同,皮厚的家伙就是怎么也不知收敛!虽然挨了我一拳,可还是不怕死的在我脸颊上亲了一下之后,才满意的躲开!

  立刻,我的脸像煮熟的虾子一样红透了「喂!别过分啊,小心人家当我们是变态的啊!」我一边说一边使劲的在他碰过的地方狠狠的擦着!

  偷香得逞的他终于肯安分的并肩坐在我的身边,「变态?我不觉得啊,谁叫你长的这么诱人啊!」使劲的眨巴着还算迷人的眼睛,晨努力的装出无辜的样子!
  看见他夸张的表演,我终于控制不住的笑了!是的,卫晨——我从小学就认识的朋友,不知道是不是还真有那么一点点缘分,我们一路同班一直到现在!感情在一点点流逝的月岁中也是越积越深,这个世界上除了小勤,可能就是卫晨最让我相信和放心了吧!

  小勤,又想起小勤了!要说小勤和卫晨的不同就是:我总是因为小勤给我的禁忌之下的快感而兴奋,却又因为得不到小勤的爱情而伤心;而卫晨却总是想尽一切逗我开心!思及此,一股浓烈的感谢之情从心底升起「晨!谢谢你,真的!」
  是啊,若不是有他在,这三年,在背德,乱伦与禁忌中享受快感却又因为心灵失落的我,恐怕早已经承受不住而崩溃了吧?又怎么还有勇气那么痴傻的爱着小勤!

  就是因为还有他给我安慰吧!

  「说什么呢?今天这么客气啊?感谢啊,那就来吧,以身相许吧!」说完,大大的张开双臂,等待我的投怀送抱!

上一篇:【主人的权利,主人的义务】下一篇:【廖观音系列】2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