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回忆与表姐一起的性启蒙】【连载五】作者a413969795

【回忆与表姐一起的性启蒙】【连载五】作者a413969795

字数:7775


  我和梅姐「对峙」着,我一边看着她的眼睛还一边瞄着她溜圆的胸部,梅姐知道我盯着她那里也不遮掩,也一直盯着我看。刚才我还只是偷瞄着睡衣领口里面,我看她似乎没有生气,还保持着仰着脸看我的姿势,我更大胆了,直接就站旁边盯着里面欣赏起来。过了一分钟我们都没说话,珊姐从椅子上下来,两颗乳头顶着棉质睡衣,只能模糊看到胸部轮廓。我腆着脸靠近梅姐小声说:「姐……真好看。」梅姐:「比你珊姐的好看?」我:「呃……都好看,不过她的胸没你的圆……我还以为你的胸也跟你胳膊一样是黑的呢。」梅姐:「滚一边去!……别跟你珊姐瞎说啊,我不想跟你俩似的。」我:「那我再看一下行不?」珊姐:「不行!你现在是主要任务是考**大学,别老想这个。等你考上大学,美女多着呢,够你看的。」我:「那你现在让我看了,我不就不老想这个了嘛~ 」梅姐拉开睡衣的领口:「来~ 你看吧。」我凑近,梅姐举起她的小拳头给了我脑袋一下,疼的我大叫,我再要进犯,她大笑着跑去自己屋了。

  我追去了她的房间,她和珊姐两个人把我按住趴在床上,我反抗了半天没有效果,反惹得她俩笑得满面桃花的,我委屈地求情:「姐,我老实了,你们放我起来吧~ 」梅姐:「你追我过来想干嘛?放你起来你又不老实。」我:「我不就看一下吗……也不要把我压死吧?」珊姐转脸问梅姐:「他看你哪里了?」梅姐:「才没让他看呢!这小子太色了,看我里面没穿衣服,想偷看我,被我打了……哈哈……」我看出来梅姐不想让珊姐知道她已经让我看过了,我也顺着梅姐的话说:「好啦好啦~ 没抓到狐狸弄一身骚,放开我,我要回去了。」梅姐抬手又给了我头上一下子:「说谁是狐狸呢……找揍是不是?」说着伸手抓我的咯吱窝,本来我没有太用力反抗才被她俩按住的,这一挠我,我可受不了,一扑棱珊姐就被我顶了起来,珊姐赶紧闪到一边躲开了,我和梅姐扭打在了一起。梅姐看我靠近她,满脸笑意又有惊恐的样子求我:「别过来……我投降了。」我却不停,伸手抓她的咯吱窝和肚子两边,梅姐比我还要怕痒,我这一挠,她瞬间变成个人肉陀螺在床上打转开了。

  小时候我俩在老家偶尔这么互相闹着玩,我和梅姐都怕痒,所以这么闹起来经常两人都笑得精疲力尽。这次可就不太一样了,首先梅姐刚洗完澡,她外面只穿了一件宽松睡裙,里面只有一条内裤。现在她侧躺在床上,双腿蹬着床逆时针转了三四圈。还没有停下来,我眼角忽然瞄到她的大腿下面膝盖处挂着一条内裤,粉红色的。而她自己还没有发现。站在一边的珊姐肯定是看见了,我看到珊姐站在门旁边,似乎想提醒我俩,又不知道怎么开口。我心生一计装作不知道,继续和梅姐纠缠。梅姐实在没力气再转了,她躺在那里抱住我的胳膊向我投降,让我放手。我做为胜利者要挟她:「不许再打我!要不我还不放手。」梅姐:「好,我不打了……」我被她拉住,上半身紧贴着压在她身上,我刚要起来,梅姐脸色一变:「等一下!」一下又把我拉到她身上。我知道这时候的梅姐放松下来以后肯定感觉到内裤掉了,而且我发现睡裙的下摆也上翻到了肚子附近,也就是现在梅姐的下面是敞开的。我当然装傻要起来了,梅姐却拉着我不让动,一边眼色示意珊姐帮她。珊姐过来却不知怎么帮,我挣开梅姐的手坐起来的瞬间,梅姐像弹簧人一样一下子坐了起来,用手把睡裙压在了大腿上,我看了看梅姐的膝盖小腿脚上,都没有那个内裤的影子。梅姐不说话红着脸看珊姐,我转过脸去看珊姐,发现她正在往身后塞东西,漏出来的一点粉色让我确定那就是梅姐的内裤。
  梅姐装作镇定地跟我说:「你回去睡觉吧,明天带你买衣服。」我:「我才不去了,一整天陪你俩逛街,都累死了。」梅姐:「只要你现在老实回去睡觉,明天就不让你陪着逛一天了,我还给你买衣服,好不好?」我得寸进尺:「好是好,那你得送我回房间,谁让你把我引过来,送我回去就饶了你。」我知道梅姐站起来的时候,肯定会走光的,所以她始终不动,双手按住睡裙的下摆。我继续进犯:「那你要是一直这样坐着不起来,我就不走了,睡这儿了。」说着我躺在了一边。梅姐盯着我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我凭着在她面前死不要脸的精神就是不躲开,和她对视,过了有十几秒钟,梅姐轻叹一口气转身向珊姐一伸手说:「拿过来,我穿上。」珊姐犹豫着把粉色小内裤递给梅姐,我幸灾乐祸地看着梅姐,她看了我一眼说:「你就是个色狼,你肯定早就看到了……把脸转过去!不许看。」我乖乖把脸扭到另一边一看……我擦,这边是推拉门衣柜,中间的大镜子正好能看见她换衣服。从镜子里我看到梅姐先跪了起来把睡裙边往下拉了拉盖住了屁股,然后慢慢伸开一条腿穿内裤时露出她结实的圆滚滚小屁股,我心想梅姐怎么全身都是圆的,胸像个半球,屁股简直就是个球了。我看到球的下面还有个突出在身体之外的东西,我当时猜想应该是梅姐的小阴唇,后来也证实了我的猜想,梅姐的小阴唇在兴奋的时候活脱像一只展翅的蝴蝶。还有那一根阴毛都没有的会阴部位都被我看了个遍,直到这些美景慢慢被一条粉红色的小内裤遮盖住。
  梅姐却好像能感觉到我在偷看她,或者是她突然想到这边还有镜子这个东西,忽然转脸向镜子里面的我看过来,我赶紧闭上眼睛。不出意料的,我的脑袋再次被梅姐狠狠地敲了一记。「你给我起来!」梅姐作大发雷霆状。我想自己是不是真的把梅姐惹生气了,虽然这些年她从来没有真生过我的气,可是我还是不敢和她正面相对,我就那么趴在床上往她旁边挪了一下,脸还是冲着镜子的方向,只是闭着眼等她发怒了。我听着梅姐的粗重呼吸还有珊姐站在我身后的踌躇脚步声心里在咚咚打鼓,心里想着梅姐要是真的生我的气了可怎么办,我可从来没哄过她呀,因为一直都是她在宠着我的。这时听到梅姐声音温和地对珊姐说:「你先去洗澡,我教训他。」我睁开眼看看站在门旁的珊姐,珊姐皱着眉也在看我,然后她像梅姐看了一眼说:「他可能不是故意的,你别生气。」梅姐:「没事,你先去洗澡吧。」

  珊姐转身出了房间,关门声响起,他也听到梅姐长长的出了口气。我不敢说话,只是装作委屈的样子看着她,梅姐看看我,跟我说话声音小了很多:「你有那么委屈吗?看见你这个样子就来气。告诉你了别让你珊姐知道,你就是不听。现在她都看到了,你让我怎么跟她说?」我没太明白:「你还要跟她说什么?」梅姐:「在那屋都让你看了,我也没说什么吧。刚才在床上打架……你摸来摸去的……我装不知道也行,可是……你珊姐还在旁边的,你干嘛当着她脱我内裤啊……现在你珊姐看到这些……她肯定生气了。」梅姐不再说话,我看到梅姐眼眶有些泛红,里面水汪汪的一片,忘记了解释内裤真不是我故意脱的。她不再看我,低着头,像是在努力克制着心里的委屈。

  看到梅姐这样,我也觉得心疼了,我靠近她从侧面抱着她,把脸贴在她的肩膀外侧和她对视着说:「梅姐,对不起。我下次不敢了。」梅姐身体没有动,看我这么诚意的道歉,她说:「你珊姐都已经知道了,有没有下次也没有关系了。」我:「珊姐前天不就知道你摸过我了吗?」梅姐疑惑地看着我皱了皱眉,我接着说:「珊姐都跟我说了,你告诉她了,在姥姥家那天晚上你偷偷摸过我那里的。」梅姐:「摸你哪里?……哪有啊,我告诉她的是你半夜把脚放在我肚子上了。还抱住我的腿睡觉,我说我感觉到你下面硬了,我才没摸呢!」我:「那珊姐怎么说你偷摸我了?」梅姐:「我摸没摸我自己还不知道啊……我要是摸了,干嘛还要告诉她?」我:「她说你们是闺蜜,你告诉她的。」梅姐:「那你们都干了什么了?她怎么没告诉我?」我实在是糊涂了「你们到底怎么回事……都不告诉我。」梅姐:「其实我早就知道你们俩好了。不是她说的,我自己看出来了,你们整天一起上学,关系肯定比我好。咱们家离得远……一年才能见这一次……你当然更喜欢你珊姐是吧?」我:「……呃……其实我都喜欢,就是我俩整天在一起才好的,等我去你那里上大学了,我也能和你天天在一起了……但是你到底摸了我没有啊?」(我突然想到如果真去了那里上大学,说不定梅姐也会像珊姐一样,那就妙哉了)梅姐:「你做梦呢,我才没摸。谁说要和你天天一起了。你上了大学就知道了,玩的时间多的是,那么多美女围着,你才没空理我呢。」我:「你上的卫校几年毕业?」梅姐:「我上的是5年的。等你去了,我还有两年。」「你上学不在家住啊?」梅姐:「星期天回家住。」「哦……」梅姐一把推开我抱住她的手「哎呀!别打听我了。你珊姐快出来了,你想怎么跟她说吧……」「没事,她不会生气的,又不是我女朋友,你俩都是我姐」我心想,这才多大点事,不就看了一眼屁股吗,只要稳住你,就凭珊姐和我的关系,又不是看了别人,珊姐肯定不会生气,只是我想确定一下,她俩之间到底互相透露了多少。

  (直到后来我知道了她俩之间都是互相观察着猜测出来的,剩下的信息都是到我这里诈出来的。哎~ 悲催的我,被两个姐姐诈来诈去,竟然把我们的关系和亲密的细节都交代的七七八八了。她俩之间虽然相互都知道一些,但是那些年她们谁也没有主动捅破这层薄纸,在她们都结了婚以后,我们三个的关系才算是真正的互相透明了,个中细节,还请稍等)

  我又接着盘问梅姐:「你上课穿护士服吗?」梅姐扑哧一笑:「你傻呀……哪有上课穿那个的。」「你们学的不是护士吗?」梅姐:「是护理……上课又不是上班,也不用穿那个呀。你听谁说上课穿护士服的?」我想了想,觉得可以跟她说,因为刚才她只是生气我当着珊姐的面让她难堪,而不是因为我看了她,我说:「姐,你看过日本的那种电影吗?里面很多都是穿着……」没等我说完,珊姐就打断了我:「怪不得你整天不想好事,就琢磨这个,原来净看些那些东西了。」我:「你怎么知道?你也看过!」梅姐辩解:「我没看过,听同学说的,她和男朋友一起看过那种护士的片子。你们男的都喜欢这么变态的吗?」(后来我发现梅姐在骗我,因为大学的一个周末,我在梅姐的电脑里发现了一些存盘的小格式电影,而且大多数都是护士的)我:「不知道,我觉得还好,主要是女优漂亮就行了。」说完,我看着梅姐的精致脸庞,幻想她穿着护士服在我胯下的情景,梅姐又一次读懂了我的想法,又是一个小响锤砸在脑门上。「臭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啥呢,你还真是个色狼」

  看梅姐的样子我确定她没有再为刚才的事生我的气,不要脸的我又贴了上去,这次我转到了她的后面抱住她的腰,一只手放在梅姐的小腹上,一只手搭在她的阴阜位置,小指能隐约感到下面传来的热气。梅姐:「把手拿一边去,你珊姐快回来了。」我:「没事,还没听见门响呢。」说着,我把下面的手放在了梅姐的大腿上,慢慢撩开棉睡裙的下摆,梅姐转过脸看着我,问:「刚才你看到什么了?」我马上否认:「什么都没看见!我才刚要看你就转过来了。」梅姐又问我:「你珊姐她……让你看过哪里了?」我不知道当时怎么想的,我说:「她也不让我看她下面,但是让我摸过……也不多,就摸了一下,就不让我碰了。」梅姐:「等你考上大学……我……我就给你看,但是你要答应我,别整天想这个,先好好学习。」我:「就算我考上大学还要一年半,太久了……」梅姐:「那我就不管了,你要是现在就要,找你珊姐去吧。」

  这时我们听到外面有关门声,应该是珊姐洗完澡出来了。梅姐赶紧和我拉开了一点距离,等珊姐回来。这时梅姐手机响了,是霞姐打电话问我们回家来了没有。下午霞姐跟着她弟媳妇也就是我的表嫂出去不知道干啥去了,本来说晚上回来的,现在打电话来说她们要坐的车被别人借走去机场了,她今晚不回来了,让我们自己先睡觉。打完电话,珊姐也洗完站在了房间里,同样穿着和梅姐一个款式的睡衣。我告诉珊姐,「今晚大姐不回来了,让我们自己睡,正好一人一个房间,你俩不用挤这一个小床了。」珊姐:「那样正好,我去那屋先睡了,你们也早点睡吧。」说完,珊姐就去了大姐房间关上了门。梅姐微皱眉头看着我说:「她肯定生你的气了。」我:「你怎么知道是在生我的气。说不定是生你的气呢。」梅姐:「你去问问不就知道了。」我:「咱一起去吧,我怕她真生气了,我不会哄。」梅姐:「你自己惹的事,你自己摆平它。我要是跟你去了你俩还能好好说话吗?」梅姐一副抓到了奸夫淫妇的表情。我懒得解释,因为我根本解释不了了,而且当时我觉得梅姐似乎已经看透了我和珊姐的关系。

  我没敢再和她矫情,出来了梅姐房间,打开珊姐的房门,看到珊姐正坐在床边看杂志。我走过去,珊姐抬头看了我一眼,低下头又继续翻看了几页。我不知道珊姐现在在想什么,她有没有生气,我都不知道。我才发现,和珊姐一起的这些年,我还是把握不了她的情绪。我坐在她旁边和她一起看着杂志,珊姐很快的翻了几页,很显然,她也没有心情看。把杂志放在了床头,珊姐转身对着我。我和她对视着,那时我第一次感觉到不敢主动靠近,不敢抱她亲吻她。那么对视着,我听见自己喘气的声音很粗,我看到我的呼吸带动了珊姐脖子下面一缕潮湿的头发。我屏住了呼吸,我甚至不敢让自己的气息靠近她。珊姐看到我拘谨的样子,轻轻对我笑了一下,我看到她嘴唇上翘眼睛下弯的样子,心里特别感动珊姐为什么会对我这么温柔。然后她和我坐在了一起,贴着我,温柔的说:「没什么事吧?你俩谈好了吗?我看梅姐的样子也没生气。她没又打你吧?」「打了。」珊姐又一笑「打你也活该,谁让你那么色的。你以为她是我呀。我看你再挨几次打也不多。」说完又莞尔一笑。我伸手抱住了珊姐,把脸藏在她的肩膀上,我TM竟然流出了眼泪。我问珊姐:「你不生气吗?」「生什么气?」「我偷看了梅姐啊,她说你肯定生气了……我……我也怕你生气了。」珊姐慢慢推开我,我偷偷在她肩膀把泪痕擦掉,珊姐问我:「我生过你的气吗?」「没有」「那你干嘛怕我生你的气?」我:「我……我不知道这次……」珊姐:「没事儿,我又不是爱吃醋的小媳妇,你是我弟弟,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呢。」「那你生梅姐气吗?」「我谁的气都不生,别瞎想了。你就是太着急,其实你梅姐也挺喜欢你的,都怨你自己把她惹的。找没人的时候慢慢跟她说,她肯定不会生你气的。刚才我在旁边,你还那样看她。就是不生气也得装生气啊。」我:「那你在肯德基的时候怎么说一说都吃醋了。」珊姐小眼一瞪:「怎么!我喜欢吃就吃。」我:「吃果冻啊?」「你先把梅姐这事弄好!还想吃果冻,给你吃屁!」

  忽然间心情大好起来,她俩都在互相担心对方在生气。而我夹在中间,竟然有如此幸福的感觉。我转身抱住珊姐一口吻在了她唇上,珊姐温柔地按了按我的后颈让我轻一点,然后把她灵活的小舌头伸进了我口中。这么过了一会儿才分开,珊姐喘着气:「你去看看你珊姐,给她道个歉。她的脾气就那样,你一说好听的她就高兴了。」我:「我不去,她老问我咱俩的事。」「她问你啥了?」我:「他问咱俩做爱了没有。我说没有。」珊姐:「她相信了吗?」「好像是相信了。」「那就好,你过去吧,好好说。」我:「那我晚上来找你吃果冻啊。」珊姐:「看你表现。」

  转身出来,又进了梅姐房间。梅姐也没有睡觉,正靠在床头上玩手机。看见我进来,她竟然掀开了被子,说:「进来坐着吧,外面冷。」「没事,有暖气呢。我不冷。」「那你进来说话我听的比较清楚,进来吧。」我:「没事,我大点声说就行了。」梅姐:「我让你进来就进来,废话多。」……我老老实实坐在了梅姐身边……梅姐:「说吧。」我:「啊?说什么?」「不是你珊姐让你来的吗?」我:「你怎么知道?……你偷听了。」梅姐赶紧捂住我的嘴:「你小点声,万一你珊姐也在偷听怎么办。」我:「你都听了?」「没有,你声音那么大,我就听见了一点。」我:「听见什么?」「听见你说要吃果冻,你说我问你俩做爱了没有。我问过吗?你怎么能污蔑我。」我:「你不是问我她让我看哪里了吗?」「那我也没问你俩做爱没有啊。」我:「她都让我看过了,我再说这个她肯定觉得没什么。我说你问做爱没有,试一试她会不会紧张的。」梅姐悠悠地趴在我耳边:「那你俩是不是真么做过了?」「哪有做过……」「真的没有吗?」我:「我倒是想,她肯定也不会答应的。」「我看是你小子在中间给我们乱传情报,要不是我听到,还都让你糊弄了。」「我哪有乱传啊……还不都是你俩,把我踢过来踢过去的,我都成球了」梅姐:「你滚回自己屋睡觉去。我找你珊姐自己说去,反正我都清楚了。」

  我老实回到自己屋,梅姐则进了珊姐房间。等了大约3分钟。我偷偷跑到门口,想听她们说话,一点内容都没有听到,只有偶尔笑出声。我回到梅姐屋躺了下去。等了大概十多分钟,梅姐进来朝我命令:「你过来,有话给你说。」我跟梅姐进了屋。她俩并列坐在床边,我也靠着梅姐坐在旁边。梅姐先开口:「就剩你自己的问题了,你只要好好上学,我们还能好好的。你就别想那些了。」然后她转向珊姐「你呢?」珊姐看着我说:「我们就是怕耽误你学习,别的……等你考上大学以后吧。」我:「初中那两年也没耽误我学习啊……现在就不行了……」梅姐:「考大学能和考高中一样吗?你就老实学习吧。好了我们要睡觉了,你回屋吧。」我对梅姐:「你不回你屋了吗?」梅姐:「我还有话跟你珊姐说,你就别管了。」我晕,本来我还打算半夜来找珊姐过把瘾的,这样不就泡汤了吗。我把目光投向珊姐,她也在看着我,从她的眼神中我读到了「嗯,我也想你,可是今晚咱没希望了。」我不舍地回到我那屋,看着电脑。越想越觉得不能就这样放弃,毕竟这半年没有亲近过珊姐了,错过这次机会,下一次不知道等到猴年马月了。我决定等她们睡了,过去偷一把,就算不能和珊姐做爱,至少我能试试左拥右抱的感觉。

  我坐在电脑前找了个电影看了一半,看看表已经11点多了。感觉她俩应该已经睡了,我以为梅姐现在的情况,就算发现我和珊姐偷着做爱,她也会装睡着的,说不定还能两个都搞定呢。我觉得我真是太禽兽了,竟然想搞双飞。

  关上电脑,仔细听了听门外没有动静,她俩应该已经睡了。我蹑手蹑脚走到门口,刚要伸手推门,突然听到厕所门开的声音。我赶紧后退到客厅,装作找水喝。这时珊姐也从厕所出来,看到我在客厅站着,她也吓了一跳:「你怎么还没睡觉,出来干嘛?」「我找你啊……梅姐睡着了吗?」「刚才还没睡,你快回去吧。别让她看见了。」我:「我走了你们又说了什么?」「说别的事的。没提你,你别问了。」我看珊姐不想说,就没有继续再问,我转身打开梅姐房门,看到她侧躺正对着门已经睡着的样子。回来我拉着珊姐就进了我的房间,珊姐知道我想要做什么,她还是怕梅姐醒来。我半是安慰半是哄骗的对珊姐说:「刚才我进去看了,梅姐睡着了。我喊她都没动。」珊姐犹豫着被我拉进了我的屋子。

  这一晚上,我一直是只穿着保暖内衣在家里的。珊姐做在床边,看得出来她想和我一起,又怕梅姐醒来找不到她。我贴着珊姐坐下,抱着她的腰:「我真的好想你。我们可以快一点。」珊姐:「你想的是我吗,要是你梅姐也让你这样,你还想我吗?我看你就是太色了。」我嬉皮笑脸:「那你去告诉梅姐,让她来替你和我做爱啊。」珊姐娇嗔:「脸皮真厚。」我把手伸进她睡裙里面,珊姐配合着抬起屁股,内裤就被我退到了大腿以下,我想把它脱下来,珊姐不让「就这样吧,一会好穿。白天给你亲过了,不给你亲了,你快点射出来……好不好?」我:「嗯,你真好。」珊姐脸一红:「你就会说这句!」珊姐帮我把保暖裤脱下来,我刚要去掀她的睡裙,珊姐突然扶住我:「今天不安全,有套套吗?」「我钱包里有一个,大姐给我洗风衣放在阳台上了,我去拿。」珊姐:「你慢点,看你梅姐醒了没。她问我你就说我在厕所。」我转脸一笑:「我怎么知道你在哪。」
  下次继续,激情一触即发。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a198231189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上一篇:少妇的算计下一篇:【与80后的小妹们“双飞”】